您现在的位置 :4887铁算盘资料王中王 > 4749铁算盘 >

两会言论破阵·房屋之困_大公网www.4977678.com

发布时间: 2019-10-07

  房产税,对大众来说并不陌生。在上海重庆两个城市,房产税征收试点已有三年,各地蓄势待发,准备条件也已陆续完备。

  去年初冬的十八届三中全会被视为是大刀阔斧扯开膀子改革的一次标杆性会议,全会的“硕果”——《全面深化重大问题的决定》中写着: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

  这不由得让人疑问:房产税试点进行如何,是否将扩至全国?房产税调控作用如何,是否影响到房价?

  “房产税”,这种说法其实早已不新。房产税,是一项有年头的税种。早在欧洲中世纪时,房产税早就作为一种税收手段而被广泛应用着。并且有着种类繁多的名号:窗户税、灶税、烟囱税等等,这些税种都由房屋的外部建造结构为标准。

  在浩瀚的中国历史进程中,汉武帝曾经向全国的业主征收过税:土地、牲口、农具、马车、奴隶、丫鬟奶妈子等等都被估价,统统捆绑按2%缴纳税收。这是十分广义的“财产税”,不仅仅包括房产税。

  在公认的历史谱系上,中国房产税的真正起源在唐朝。唐德宗时代,国事的分崩离析让国库亏空、国家空虚,一项能迅速聚财的税收手段被急速推行:间架税。按房屋质量好坏,多则上缴两千文,差也要缴五百文,中不溜的要缴一千文。税务人员上门验房,按房屋好坏、房间数量报价,市民需要按期按数缴纳。

  之后在北宋初年大战南汉时期、清朝前期康熙平定三藩期间都曾有过类似的“房税”、“屋税”,但大都是一次性的,用来弥补战争开支,并没有成为系统性有管理的房产税。

  房产税是美国的一项传统税收,地方政府根据各自实际情况来确定税率并依法征收,而所收之税也主要用于当地的教育及公共服务。各州各地的税率都由当地根据财政需要而具体制定,灵活和自理的制度让房产税随着时间和地区的不同而波动,并和谐运行着。在墨西哥,房产税经历了漫长的过程和变革,并已形成一套较完善的征缴体系。墨西哥的房地产税税率很低,政府正在发愁如何用很低的税率来刺激停滞的房地产市场。

  而在俄罗斯,上世纪90年代初刚纳入征收范围的《自然人房产税法》也是按房屋好坏来评估税率,而这位邻国的烦恼则是:房产估价过低,缴税额过少。

  而在日本,至今也并未单设房产税作为独立课税,而是将房产作为固定资产一齐征收“固定资产税”。

  周期的“廛布”,唐朝的间架税,清朝初期的“市廛输钞”、“计檩输钞”,清末和民国时期的“房捐”等,都是对房屋征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规定全国统一征收房产税(图为新中国时期最早的房产证。)

  从发达国家经验看,美国推出房产税主要是为了增加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德国开征房产税则主要是调节收入分配,这些国家推出房产税后,都没有带来房地产价格大幅下降的局面。

  2011年1月28日,上海和重庆先吃螃蟹开始实行房产税改革。这项以房屋为征收对象的课税的目的是希望以此为杠杆,为加强房产的管理,提高房产使用率,控制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和配合国家房产政策调整,并合理调整房产所有人和经营人的收入。

  上海试点征收房产税的对象是本市居民第二套购房和非本市居民新购房起算,税率为0.6%,重庆征收对象为独栋别墅高档公寓及无工作户口无投资人员的第二套购房,税率为0.5%~1.2%不等。两个身先士卒的城市用了完全灵活独立的征税标准。

  在北京通州区工作的小孙为此纠结不已。去年底,工作满5年的他终于具备了购房资格,准备购买二手房。今年初,好不容易选到心仪房子的他赶上了“国五条”出台,虽然选的房子是满5年的“免税房”,而且购房合同已经签订,但房主一定要再加价10万元。

  而征收房产税的传闻又不绝于耳,“万一北京也征房产税,我赶上房产税出台再过户,那以后岂不是要年年缴税。”小孙觉得,虽然都说房产税可能会降房价,但如果让自己年年交税,还是不划算。增税是降房价还是加钱?早在2010年,上海市就流传着“最新楼市调控细则”:或将在一定时期内,限定居民家庭购房套数,暂定上海及外省市居民只能在上海新购一套商品住房,并将按不同住房销售价格确定土地增值税预征率。在同年举行的“假日楼市——2010上海房地产秋季展示会”上,展会现场购买冷清,4天的“假日楼市”有14万人次观展,却是“只看不买”。

  而上海先行试点房产税,亦有不少人反对:试点将增加企业和居民负担,并在短期内推高房价,这可能削弱上海的“城市竞争力”。

  北京市税务部门有关负责人也表示,房产税推出后,老百姓从现在的无税养房,变成纳税养房,短时间内必定难以接受。

  2011年1月,重庆首笔个人住房房产税在当地申报入库,其税款为6154.83元;2012年上海是全年房产税征收款共计24.6亿元,占上海总体财政收入的0.66%。

  这笔看起来并不少的税款,征收之后作为何用并没有具体的说明和归置,而自家掏钱买的的房产还需要继续交钱养房的转变让很多百姓心有质疑。这房产税是怎么收的,怎么用的,是否公平,是否合理的疑问并不能全部得到解答。

  征收房产税,到底是为了调控房价,还是增加政府税收?房产税该怎么收,能算清楚吗?(1)针对哪种“房”征收?

  上海模式是,不管你之前有多少套房,只要你今后不买房则不计算房产税,而若上海市民再次购房或非本地市民新购房则都要算房产税;而重庆则是考虑要考虑已有的房产,并且主要针对高档住房,在政策出台时会计算个人的房产税。两种模式是相互考量,也是一种递进。上期所副总经理李辉:20号胶期货与天胶期货、天

  假设房产税率很低,房地产价格上涨率高于该比率,则该税率对抑制房地产投机并无实质意义,房价还会继续上涨;而如果税率过高,又将很大抑制人们的购房兴趣,不利于房地产行业的稳步发展,另一方面来说,中国的经济增长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房地产业的发展,这将不利于整个经济发展。

  房产税是针对房屋而收的,而房产得价值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地理位置,城市级别,房屋区位、房型、周边环境、物业设施、甚至屋内设计装饰等等因素都会影响房屋的估价,,如何动态合理地评估房屋价值将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一个人名下有多少套房?一个家庭有多少套房产?全国总共有多少套房?人均住房面积是多少?房屋是用来商业经营或是公用还是空置?这些问题都是房产税征收的参考标准,却也都是很难准确完全掌握的信息。

  住房城乡建设部住房政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顾云昌表示,逐步以房产税取代现有的土地出让金和房产开发交易环节税费,这个大方向是明确的,但房产税改革影响重大,需要通过试点不断摸索经验,短期内全面开征房产税的条件并不具备。

  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完善税制、促进房地产价格稳定、开征房产税都是大势所趋。但从中国的客观现实来讲,开征房产税还是浩大的工程,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很多。全国各地房市情况不一,各城市各区各楼盘情况也不尽相同。在西方国家较为成熟的房产税制度中,征收和应用多交由地方自行管理。房屋的定价、房产税的征收、税收款的应用都做到了较为合理分明的“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而具体到中国,则是十分浩大和繁琐的程序,发展成熟尚待时日。

  “中国未来的房产税改革,绝不可能覆盖低收入人群。房产税改革应该是坚持只调节高端,这个非常重要。”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这样认为。房产税在上海重庆的试点已经进行了3年,www.4977678.com,而随着房产税扩围的脚步越来越近,社会公众对房产税推出后房价的走势和房市的影响议论纷纷。许多购房者改变了原有的购房计划而观望等待,希望房产税真正推广之后能降低房价,从而减轻购房负担。

  许多拥有多套房产的房主担心持有成本增加而要求提高租金,租房者希望房产税能够促使拥有多套房产的房主将空置房间尽快推向市场并降低租金。

  中国房地产市场的现状是,炒房者、投资者手握多房,刚需者无法找到合适的房屋或买不起需要的房屋,从而使得炒房潮和空置房很多。而房产税,就是应该从此处入手,向“房多多”征税,将空置房激活,将房市稳住。房产税催生“假离婚”,却没管住“房多多”很多恩爱的夫妻居然忽然之间都离婚了?

  这不是什么婚姻问题也不是什么离婚传染,却是在公布了房产税的征收细则之后,拥有多套房产或者想要购买第二套房产的家庭想的“奇招”。

  本来有一套房,夫妻俩离婚之后男方再买一套房,躲过了征税时间之后再复婚,这样一个家庭就拥有了两套房产而避过了“房产税”。

  这样奇葩的为买房而“假离婚”的经历居然在上海等地试点征收房产税之后密集爆发,“假离婚”的逻辑程序确实躲过了房产税征收的程序,却也让房产税征收工作陷入了尴尬。

  不仅如此,在二手房交易中,拆分交易价格以做低房屋的网签价格,进而压低交易差价,也成为房屋交易双方应对房产税政策的“招数”,屡试不爽。

  有钱有“招数”的购房者依然购得了多套房产,炒房抛售房产的投资者也“投机”赚得了房款。房价“桀骜不驯”,房产税能奈何房产税的征收试行在争议和尴尬中模糊进行,而更让局势迷惑的是,依旧勇猛直前的房价。

  专家、分析师、研究员等等都在纷纷语言:房价高低还是取决于供求关系,无论从发达国家的已有经验和还是中国试点城市的经验来看,并不能指望房产税成为降低房价的利器。房产税的落地,并不能对房价市场起到大起大落的影响作用。

  2013年,我国高单价、高溢价地块频频出现,多个城市“地王”纪录被刷新。部分城市土地市场的溢价率已超过100%。地价持续上涨,房地产市场调控再次面临看涨预期冲击。

  在这种情况下,许多人开始期待新的调控政策出台。能够真正既“稳”又“慎”的落实房价调控。

  拥有大量库存和空置房的炒房客与房产商,或许真的害怕收税。因为一旦收税,有钱人买房子的欲望将受到致命的打击。而炒房客为了减少支付成本将不得不大量售房,由此或将带来短时期内的房价下跌。

  房产税确实不是降房价的利器。不过,在拿不出其他“利器”的情况下,只要科学合理,特别是对准“房多多”,它也能成为一个利器。

  3月3日,两会现场,记者千辛万苦围堵到政协委员、住建部部长姜伟新,在百般追问、吞吞吐吐间,姜伟新三缄其口不得已只挤出一个词:双向调控。

  试点征收房产税已有三年的上海和重庆,或许最有发言权。政协委员、上海市政府参事张泓铭怅然谈到:“楼市调控就是要长效机制和短效机制结合运用。长效机制系统的推出非一朝一夕,并且推出后是否成功也需要时间检验。在长效机制系统并未推出及成功之前,还应有所动作。”


手机报码网| 香港挂牌彩图| 今晚开什么码结果| 白小姐一肖中特| 开奖直播| 香港正版铁算盘| 香港刘伯温高手论坛| 三肖中特期期准| www.251111.com| 白姐网| www.90353.com| 江南心水论坛|